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聚一堂(2010)

☆ 远在天边 ★ 近在眼前 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,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。把忧伤画在眼角,将流浪抹上额头,用思念添几缕白发,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。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,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,调整心态,珍惜时光,友善待人,爱惜自己。

我与鼠的战役(发布于2009年12月31日)  

2010-10-17 12:06:22|  分类: 往事回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看到顺子说鼠,不由得想起我在两年前写的这篇拙作,又觉得好像在小农网或欢网发布过,查遍了网页边上目录,均没有记载痕迹。反正有朋友没看过,再次拿出来晒一晒,供大家一乐吧。希望大家不要受这两天网络事件的影响,祝朋友们新年元旦快乐!(哈啦哨)

 

 

1982年我随部队进驻原铁道游击队根据地的山沟里,分得家属楼的一套底层居室。年初,婆姨回娘家“大生产”去了,我熬到夏季,每天除了上班,无所事事,于是就想生事,打发无聊的时间,学邻居在一楼阳台后用竹篱笆围起了小菜园,养花种葱,还上集市买来10只小鸡养着玩。

一天傍晚,我正在家中冲凉,猛听得在三楼凉台上乘凉的老乡失声大叫:“小哈,不好啦!你家小鸡被耗子吃掉啦!”我一愣神,怀疑有这可能吗?听到他们家大人小孩大呼小叫声声不断,犹如出现大地震似的,我来不及穿衣,拿条浴巾围住身子,撩开窗帘打开阳台门往小菜园一瞧,眼前从没见过的景象使我惊得汗毛全都立了起来:一只耗子足有半个小猫那么大,张开血盆大口,还能看见它尖利的獠牙,一口就将小鸡大部分身体吞了进去,只见露在耗子嘴外的小鸡两条细腿可怜无助地挣扎着,难怪楼上大呼小叫。顿时,我怒从心头起,转身回屋里拿来铁锨,要替我那可怜的小鸡报仇,回来时耗子已不见了踪影。

大耗子如此猖狂横行,我岂能饶它?买来烈性耗子药,拌上美味佳肴,撒在菜园里耗子可能出没的地方,我要好好教训那帮黑乎乎的丑陋家伙。

住我家隔壁的邻居平时有爱贪小便宜的习惯,曾有意将两家相邻的竹篱笆扒开一个小窟窿,放他家的大鸡来我的菜园做客觅食。这次可不是闹着玩的,我事先通知了他家,要对所属鸡群严加看管,否则造成后果完全自负。惨案还是发生了,耗子鬼精鬼精的没药到,隔壁助理员在他婆姨怂恿下,提着几只被药死的笨鸡找我算帐来了,还说死鸡里面有生蛋的老母鸡。我采用先礼,后面还是礼的态度对邻居说,事先我告示在先,你家的鸡又是越界过来寻死,还知道回老巢安寝就死,就冲这,我赔你鸡钱,也不能为了该死的耗子影响咱邻里安定团结不是?助理员喃喃地说,算了算了,提着死鸡回去了,也不知他们家敢不敢吃那有毒的死鸡。

耗子破坏邻里团结,又罪加一等。看来不能再用耗子药了。根据耗子个头大的特点,我去集市专门定制了几个大号的灭鼠夹,放上加了小磨香油的诱饵,静候佳音。果然奏效,几天内夹得几个大耗子,初战告捷,总算替我那可怜屈死的小鸡报了仇。那些耗子又肥又大,我马上想到老广们看见这些耗子不定乐成什么样呢,对他们来说是美食啊,但我可不敢享用。后来几天,可能有精灵耗子通风报信,小鸡继续失踪,夹子上却不见死耗子踪影。估计夹过耗子的夹子有味,我用开水冲洗,可还是不管用。

我发现傍晚是耗子出没最频繁的时间,经常能看见黑家伙贼眉鼠眼东溜西窜,于是我向战友借来一支气枪,没事就找把椅子坐在阳台上,喝着茶,端着枪,静静恭候着耗子出现,打这种活靶子是很过瘾的哦!

随着时间推延,我的对手──耗子们越来越难得看见,剩下的几只小鸡也被我养死了。我开始厌战,对旷日持久的战役失去了兴趣,我与鼠的战役终于在某一天,由我单方面正式宣告结束,说不清谁赢谁输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