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聚一堂(2010)

☆ 远在天边 ★ 近在眼前 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在人生旅途中经历过多少故事,沧桑的心底有多少抹不尽的记忆。把忧伤画在眼角,将流浪抹上额头,用思念添几缕白发,让岁月雕刻憔悴的双手。 别错怪那光阴改人容颜,其实自己才是那个化妆师,调整心态,珍惜时光,友善待人,爱惜自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老家”回老家(一)  

2010-10-17 18:29:59|  分类: 聊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家”回老家(一)

 

2010212(农历腊月二十九)  星期五  

临上飞机前接到木瓜短信,告知上海天气一扫前两天阴霾而变得阳光普照,使俺本来就急迫回沪的心情更加急切起来。上午10点从首都机场起飞,稍稍打了个盹,12点多就与前来接站的鳝筒煲、芦荡、木瓜、伟伟老同学相会在虹桥机场。上海气温虽比北京略高一点,但湿润的飕飕北风吹在身上却比北京冷得多,老朋友相聚使俺热血沸腾,这点寒风权当乘凉了。欣赏了高规格的“迎客岁岁平安礼炮”后,按照事先计划,驱车前往俺向往已久的上海古镇──朱家角。

坐在南方老街临河的古香古色酒楼上,与老朋友品着酒、尝着佳肴、赏着景、聊着天,友情亲情乡情如暖流不断涌上心头,在欢声笑语中,俺不知不觉喝了超过平时一倍量的酒竟然没醉,可“酒不醉人人自醉”──朋友们的深情厚意陶醉了俺。在鳝筒煲、芦荡、木瓜、伟伟引导下,俺尽兴游览了朱家角古镇,随拍了一些老街特色风景照。因急于回家看望俺那92岁的老母亲,在夜幕降临时依依不舍离开了古镇。

途径国华小弟工作室时,俺想逗逗玉英,估计她不会认出俺,先下车径直走进店里。店里只有一位不认识的先生坐着,俺就不需要任何伪装了,谁知那位先生站起来首先发话:“你是家庭吧?”俺倒傻了,愣了一下,然后反应过来,答道:“是的,你肯定是雨清!”伟伟他们跟进来后直“夸”俺:“你真是个大憨瓜,一点都不懂得伪装术。”不一会儿,国华、国强、建强小弟们都赶来了,大家聊得热火朝天。国华的鹩哥也来凑趣,说的话越来越多,俺赶紧用DV录下来。以前,国华专门拍鹩哥讲话时,鹩哥不配合,在俺这远道而来的人面前,鹩哥话语滔滔不绝,真的很给俺面子哦!

         

2010213(农历腊月三十)  星期六  晴转雨雪

昨晚给母亲打招呼不回家吃早饭,一大早,俺就直奔菜市场寻找小时候买菜时最爱吃的“糍饭糕”,遗憾的是摊主回家过年了,只得要上15只荠菜大馄饨品尝清香味。俺有个毛病,喜欢吃的东西到胃里根本没有饱的感觉,吃完后意犹未尽,又要了一份鲜肉小馄饨。边上一位老先生刚才见俺要了最大份的大馄饨已经目瞪口呆了,此时憋不住好奇,问道:“你吃得完吗?”“好长时间没品尝到家乡口味了,吃不够啊!”俺回答。

吃罢早饭,走过兰溪路西桥,拐进曹杨一村二工区靠近原来共青果园第一排房子,在估计是海迪和国强曾经住过的门牌前,趁人不注意赶紧拍了两张照。当走到三工区94号,也就是前两年被“小脚侦缉队”盯梢的地方,又被两位“警惕”的居民误认为俺是“拆迁办”的工作人员而打招呼:“师傅,嘎早就来拍照啦?”俺赶紧解释,自己是回家探亲的前几排房子老住户,拍照是为了个人留念。

这些年的年三十,四世同堂的大家族基本上都聚集在大哥家吃团圆饭。由于母亲年事已高,为方便老人家随时能休息,不常在饭店就餐,在家中节庆气氛更浓,从中午到晚上,一大堆小辈陪母亲聊天玩麻将吃饭,其乐融融。可惜,俺既不会搓麻将,又不会打牌,熬那么长时间,好像就等着吃饭似的,于是,俺夸口自己五子棋技艺如何了得,遭到大家窃笑:“你就吹吧,五子棋是上不了台面的小儿科游戏。”俺紧着宣传五子棋有国际比赛,中国棋院五子棋国际三段同俺下都很吃力。家里小辈中围棋高手不少,俺弟弟是他们的总教头,此时自信地开言道:“只要你让我走先手,三局两胜,我至少能21赢你。”结果,俺让先手以30完胜弟弟,让他由衷地叹服:“今天遇到高手了。”痛苦啊!俺又没对手了,只能在大哥陪同下,与同样不会搓麻打牌的二哥外出溜弯消磨时间,去看看老同学曾给俺介绍过的附近“小外滩”景色。

二哥二嫂邀俺和大家族年初一去他们家聚会,俺想消磨时间,答应晚饭前一定赶到就是了,他们追问俺白天去哪里,要不要让二哥陪着,俺让他们别操心,明天是情人节,俺是绝对不能让人陪、不说去向的。初三去二姐二姐夫家倒好办,那里有俺感兴趣又能拍照消磨时间的七宝古镇。照以往情况,俺在全家团聚以后可能会婉言谢绝去其他兄弟姐姐家作客,以便腾出更多时间与老同学、老战友聚会,现在母亲92岁高龄,还是应该多花些时间陪在老人家身边才是,在上海停留的有限日子里,只能不好意思地婉言谢绝部分老同学盛情邀请了。

午夜,天空下起了雨,逐渐转为小雪。

2010214(农历正月初一)   星期日  

回上海前,俺留意电视中介绍世博会场馆建设情况,在网上搜集了“上海老街”资料,决定回沪时抽空去瞧瞧。

这些年上海变化很大,俺现在对路途很不熟,大年初一所有人的家事很多,让业务单位朋友、家人和男同学陪伴不妥,春节恰逢情人节,请女同学带路更不妥,出行坐出租车是寻找到目的地最有效方法。

途经江南造船厂旧址,想起当年技校毕业分配时,杨山珠老师动员俺留在上海长江机械厂搞民兵工作或留校当老师,俺对他说,即使留上海俺也不愿在本厂工作,想去江南造船厂,以前曾随邢卫国同学去船厂看望其父时,见那里气势宏伟、热火朝天,是俺向往的理想工作场所。如今老厂已迁走,俺用相机拍下了象征船厂的“锚”雕塑与节日期间不开放的“江南造船博物馆”外貌。

从浦西坐出租车钻出黄浦江隧道来到浦东不远,就是世博场馆外国馆区,向前拐弯走一段路到了中国国家馆,有人将它俗称为“官帽子”或“粮仓”,由于仍属建设中,周边看起来比较零乱,加上阴雨连绵,不断有水溅入相机镜头,无法拍出像电视中那样清晰效果照片。俺发现上海世博会场馆区的警卫比北京奥运会严密,俺能轻而易举进入奥运会场馆区建设工地里随意走动拍摄,在这里却无机可趁,没拍几张,了无情趣,返回浦西奔了城隍庙。

大年初一的城隍庙游人没有俺想像的那样多,进了小吃店,不用排队就能找到居高临下靠窗位置。刚坐下,前面一位“摄友”提着相机跑过来对俺说:“还是你的位子拍摄角度最佳,能否让我拍下照?”一个人静静地喝着黄酒,品着小吃,观看着九曲桥上川流不息的游人,老家年味儿的感觉逐渐品出来了。

回到二哥家,聊天中看到他的红色像章收藏,又让俺捶胸顿足责备起婆姨来,以前俺有几枚东海舰队用造飞机铝材制作的巨大像章,几次搬家后被婆姨都扔了,实在太可惜。二哥喜欢集邮和收藏文革旧物,弟弟在家收拾时发现俺上中学的红卫兵证并给了他,当二哥拿给俺看时,还真想不起来当年有这么一件东西,随即问:“能物归原主吗?”得到肯定答复后,俺兴奋地说:“这趟回来太值了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